“没没没事的...肯定没事的...人生不会这么痛苦和严峻的”


拍两下桌子 - [>真 的]
Tag:

海海,今天进入管理页面删掉了一点广告,觉得这个行为就像是来扫墓拔掉周围的野草,后来又想到Luka教我的,说了不吉利的话要拍一下木头桌子,所以马上拍了两下桌子。

也没什么事。

昨天看《末日的愚者》,写道一位钢铁拳手,他不以数字论成败,他说:“我讨厌用数字表示结果。我的数学本来就不好,所以几战、几胜、几败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。基本上,比赛不是只有胜负结果,还有看完比赛的观众的心情,以及我自己的心情。在这些方面,我也得获得胜利才行。”

通常时间也以数字来表示(数字这种抽象的东西才是世界的掌控者),但要是世界上的各位,各凭主观感受去判断时间,那么就我现在的感受来说,好像距离写上一篇日志并不久嘛。

下一次更新也不会太久的。




Posted by at 22:39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9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爱吃饭 - [>真 的]
Tag:

队长21个月大的女儿一进饭店就很急,队长老公安抚她:爸爸马上帮你叫一碗饭!
菜还没有点,
一碗饭出现在 空荡荡的桌子上,米饭妹用手指把米饭一点一点地粘进嘴里吃起来。
“真的喜欢吃饭?!” “喜欢哦。”爸爸回答。
徒手吃白饭吃了好久,直到队长把饭藏起来。“当心屁股旁边有只碗。”她关照我。
快散伙时,米饭妹爬来玩,发现了这碗冷饭,手抓白饭又吃起来。

你要是还喜欢吃醋昆布,长大会变神乐哦。




Posted by at 19:42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8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项新书 - [>真 的]
Tag:

项斯微写稿的速度,经常让我暗叹:怎么那么快!
项斯微闲聊时,我经常想:怎么那么好笑!
项斯微有三次跟我说,以后都一个人的话就在一起。
我表面不动声色,每次心里都想:嗯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怎么那么
假?!

她在新书《男友告急》的扉页上写道:沈大成,看完本书,定能坚定我们之前的约定。
指的就是上面那样的约定,我仍旧没有轻信,尤其是全书看完。
“要爱”以及“要爱各种男友”,整本书就是这个意思吧别骗我了!




Posted by at 21:21:45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12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魔铁 - [>真 的]
Tag:

走进地铁四号线车厢,一看几坨人很矮,原来是在地上支开了世博会小凳子,人坐在上面休息、聊天。突然听到一阵笛声,一个瘸子牵着一个吹笛子的瞎子走来,瘸子哐啷哐啷抖动讨钱的杯子,有乘客往里面投了钱。他们从两排座位中间穿过,绕开站着的乘客,避让过世博会小凳子专席,吹着笛子,分花拂柳走到下一节车厢去了……这场面,我挺喜欢,真乃魔都。

 


Posted by at 23:44:39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6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对面那个炒菜的 - [>真 的]
Tag:

你这里的肉垂下来了。我指指上臂内侧,我妈正把她的手肘放在桌上,这样就能看到一个蝴蝶袖。
她用另一只手玩了一下,说:这个嘛,人年纪大了都会有的。
我算好的。她继续说:阳台上能看到人家厨房,对面那栋楼,经常有人在烧饭,她的手臂有那么厉害。说着做出炒菜的动作,接着比划了一道像是蝙蝠之翼的弧线。
唉,要是在路上你肯定认不出她吧?我问。
认不出。
但要是她把手臂抖起来你就认出她了,说噢原来你就是对面那个炒菜的。

 



Posted by at 01:12:15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2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黄又亮 - [>真 的]
Tag:

无限循环……
瓜子到底是多大啦?时间过着过着,我把她的年纪忘了。但她总之还是个小孩,虽然小,脑筋还蛮清楚的。

瓜子脱下小妹妹YOYO的鞋子,举在手里打了一下YOYO的头。她妈进行了教育。
- 可以打人吗?
- 不可以。
- 打人会怎么样?
- 会流血。
- 流血会怎么样?
- 打针。
- 打针会怎么样?
- 流血。
- 流血会……?
- ……

 

挠墙
瓜子和YOYO搂搂抱抱,玩得太开心了,她面朝墙壁,双爪齐挠,大声叫道:太~开~心~了
开心得挠墙,是有这么回事的。

 

《独唱团》
瓜子她妈带了《独唱团》给我,我之前已经看了好几篇,晚上回家又看了一点。
这本杂志,……它就是一个特别有趣的事情,文章好不好看我觉得反而次要一点。

 

党费
MSN的签名改成了:稿子是作者的党费,要准时交啊。
于是有人交稿时称我为“党啊”,他说“我来交党费了”。我党也不客气,电脑这边含笑收下。

 

天气
昨天临晨看到即将西落的月亮十分美,又黄又亮,嵌在高楼间,为它写下一首现代诗:
此刻的月亮
西下
名叫黄又亮

 

外国人
外国人没有继续写,是因为我觉得很多感受一年一年是重复的,譬如现在天又日以继夜地这么美,云又变得好看……
赞美今年云好看的人,也许忘记了去年的云也这么好看,前年也这么好看,年年都有好云天。《牧云人》写过一次,于是我也就没别的话好写了。

 

 


Posted by at 02:00:05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7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马上就要买菜去了 - [>真 的]
Tag:

我盘算了一下,又要开始一年一度放言好好游泳结果只游十来次的活动了。之前公告的早睡早起的一个人的公益活动,执行不力,相当失败,往往睡下去时,天色透亮,听见晨鸟在叫。配不上叫沈大成,我应该改名叫东方既白。虽然都是一个人的活动,但活动还是要常办常新,勇于开展,以后想出名目来,会继续创办督导执行和总结的。

这次即将开展的游泳活动,目的在于培养肌肉增加体重。不知怎么搞的,现在就比小学毕业时重一点,假如人不是以智慧和处世能力来标志成长,而以体重来划分人生处于何种阶段,我可正处于九年制义.务阶段,好多事情应该免钱。没有大言不惭的意思,但瘦子被说你好瘦啊时,到底怎么回答最好呢。我试过多种方式,总觉得心很虚。也可能,其实我还没瘦到可以坦然应答的程度吧。

当然我也从来不想变胖子,并非歧视胖子,只是这么想,要是人的尺.寸巨变,衣服裤子都要重新买过,旧衣服旧裤子就要进行处理,为了省事,应该尽力避免暴瘦和痴肥,这也是减少消费地球资源的环保态度。所以维持体重也是公益活动,人人有责。

其实我也经常想着更新,但第一步,打开页面可以,第二,要登录,顿时觉得够了吧,事情已经几乎进行了两步,我看页面就可以关掉了。于是,许多事情心里过一遍也就算了。

新工作还是很有意思的,获得了很多新的体验。比如有一天突然去火车站买票,要到杭州去,没有坐票了,最后一程也蹭不到座位,此时,我没有选择像一个体面人那样堂堂正正地站着,而是蹲在车厢门口的空地上。我抱着一个包,像秋菊的乡亲般蹲着,因为感到今天的特别而很高兴。对面是一对同样没有坐票的年轻人,双双坐在破烂的行李箱上,男孩子瘦得要命,靠在女孩子的肩上,都睡着了。我看了他们好久,觉得真好看。可惜后来他们醒来,站起身说话,不但一点不复刚才恬静的画面,眼睛一睁废话一讲样子也变难看了。

采访的事情虽然做得不多,但也都颇高兴。去见钮承泽,同事关照我,叫豆导,不要叫钮导。我知道的好吧。但他这么一说,真是提醒我时刻想叫一 声钮导。钮导会说盼新星“如大旱之望云霓”,说被表扬的心情叫“戒慎恐惧”(我回来一查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),说自己还做不到湖边的梭罗……因为日常身边的人并没有这样讲话的,所以我把听来的这些,都当成是工作的福利,也是觉得有趣。

然后就是报社搬家。我虽然只服务过四家用人单位,但却在第十个地方上起了班。一次有人跟我讲,美国军人军装上有一种标志,并非表明军阶,而是说明士兵参加过的战役。要是换个上班地点就标志加 身,那我胸口也有10枚标志,多少有一点霸气了吧……还是拜前一家公司所赐,他们十分爱好搬家,几乎年年要搬一下,回想起来,真是游牧民族一样的企业。

一段时间之后,与旧公司的人也不怎样再联系了。我很容易就跟过去的人失联(要紧的人不会,就算不联系,也是要紧的),也许是需要的东西不是很多,现在有就可以了,过去的并不想费力气带过来,也许是我可以再付出给人家的东西也不存在了吧。反正就是这样,翻过去了一页。不久之前,有两个从我生活中消失多年的很老的朋友突然打电话给我,我可一点也 不想重拾什么,面对一个劲的追问,只是顺着问题,随口乱编了一点近况。甚至差点就要说出:是啊,现在是家庭主妇,马上就要买菜去了。

 



Posted by at 00:38:18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20) | Trackback (1) | Edit |

水门汀 - [>真 的]
Tag:

我妈时常流露儿童神情,举止也有点小孩气。她50多岁的一天,蹲在家里的一个角落,想藏起来急急我爸爸,因为自己也觉得可笑,就缩成一团独自笑了好久。她看电视时吃冷饮,吃完也不舍得离开电视机,会一直拿着冷饮的小棍子,目光灼灼,嘴里附和着柏万青阿姨,或是跟电视剧插嘴,直到爸爸把小棍子从她手上拿走丢掉。刚才她吃一个甜筒,我跟她在厨房里讲着话,我想起来,下班路上见到一只黑白猫,趴在黑色大理石贴面的花坛上乘凉,今天可是十分炎热啊,我便问她热不热。热啊。我说,那你试试贴在墙壁瓷砖上,夏天狗就喜欢趴在水门汀上。她闻言,背靠瓷砖体验了一下。是肚子,肚子贴在瓷砖上,我这么指挥她。她转过身把正面贴到厨房的墙面上,手里还半举着甜筒,感受着凉意。。。。。。我妈真好玩,我真爱她。

 



Posted by at 20:50:01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20) | Trackback (1) | Edit |

和大作家商榷儿之名 - [>真 的]
Tag:

鲁迅是这样替儿子起名字的:

“孩子生下不久的一天早晨,鲁迅问许广平有没有想好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,许广平说还没有。鲁迅说:‘想起两个字,你看怎么样?因为孩子是在上海生的,是个婴儿,就叫他海婴。这名字读起来颇悦耳,字也通俗,但却绝不会雷同。译成外国名字也简便,而且古时候的男人也有用婴字的。如果他大起来不高兴这个名字,自己随便改过也可以,横竖我也是自己再另起名字的,这个暂时用用也还好。’”

鲁迅不知道,后来有了世博吉祥物“海宝”。是上海的宝贝,也是四海之宝。译成外国名字也简便,谐音Harbor,象征上海是港口之城。像是鲁家二少爷。

我总觉得海婴的名字有点可怕,会有可怕的联想,不是可爱的小婴儿,而是海上的巨婴,天真而有摧毁力。《和巴什尔跳华尔兹》里,福尔曼环抱海上巨女的腹部,逃离战火。就是那么一种不安的感觉。世博西班牙馆还没去过,里面的巨婴,不知现场看起来如何。

鲁迅要是不想好好帮儿子起名字,可以叫“鲁的儿”或是“周的儿”。我觉得都比海婴好。

 



Posted by at 01:16:44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24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一个人的公益活动 - [>真 的]
Tag:

1.
她带糖来跟我看演唱会,结束后叫我带回去吃。晚上有点飘小雨,我平拿着糖盒子过马路,盒子上写:手工制作 皇帝点心!

2.
我有多不大方,真是难以言尽。今天看到小句女儿的新照片,戴着老虎头箍,跟我新年给她的一样。新年那天我出门把头箍装在包里,就去吃饭,吃完饭,整理包,兔牙还是路卡在一边恰好看到我包里的头箍,就拿出来给瓜子玩。我还谦卑地说,没有,是不小心放在包里的。其实吃饭当中一直在想,这么不值钱的东西,好不好意思拿出来。

3.
上次看到队长老公,无意中说起电脑音箱不太灵了,他立刻大度地说,家里有不用的,送给我。这次看到队长老公,又无意中说我一根内存条不太好,他又立刻大度地说,家里有不用的,送给我。队长有老公,我也感到了幸福。

4.
这个芒果,现在吃一定很好吃,但放一放,更熟软,也好吃。这就是叔叔看萝莉的心情吧。

5.
越睡越晚,早上变得越来越短。我有一个计划,因为也不是对很多人有好处,但归根结底对社会有益,我心里叫它“一个人的公益活动”。我的“一个人的公益活动”就是,争取早点睡觉早点起床。

6.
看了金原瞳的《蛇舌》,浑身都不安。

 



Posted by at 01:47:06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7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
Page共38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
© Powered by BlogBus.Com. 2002-,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