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没没事的...肯定没事的...人生不会这么痛苦和严峻的”


布光的小说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石黑一雄的《浮世画家》描写了知识分子群像。替政治服务过的知识分子最痛苦了,政治的路陡然回转像过山车,走在上面的人当时认定是对的事情,现在看看是错了,当然要想很多想很久,余生耿耿于怀,“我们回顾自己的一生,看到它们的瑕疵,如今在意的只有我们。”在意的只有他们,别的人经过大回环或许忘记了,或者故意忘记了,而记得的知识分子之中刚烈的人选择切腹,踌躇的人反复思量,把各个时间段的思绪打成结,既活该又可怜。

这种敏感的内心戏看看也蛮好看的,不过,我最喜欢《浮世画家》的地方是,石黑一雄在小说里布光。像拍电影一样,他在文字里加进了光源,有意的布光贯穿全篇,有时是日光,有时灯光、蜡烛光,并随着人物的对谈,他让光源移动,造成光和影的变化,消长。有布光的小说,我觉得这挺神气的。

老画家和外孙之间用了电灯。他们有两次单独在房间里时是在晚上,开头一次画家和外孙一郎讨论去看怪兽电影,台灯作为直接光源照着他们,“一郎够不着灯罩上的开关,就打开了钢琴顶上的台灯。我发现他在琴凳上坐着,侧着脑袋靠在琴盖上。”石黑一雄似乎很喜欢用有舞台感的单个的光源,集中明亮的地方,造成大面积的阴影,在两个人的场景里用了好几次。这里还有反射成像,“我走向窗口。外面已经很黑了,我只能看见我和身后屋子映在玻璃里的影像。”后面一次,画家和外孙谈到关于喝酒的男人间的话题,光源没有移动,但关了一盏,射进来另一盏。“灯还亮着,但一郎已经钻进被窝,他趴着,面颊贴着枕头。我关掉灯,发现对面公寓楼的灯光透过百叶窗照进来,把一道道横格栅的影子投在天花板和墙上。”祖孙讲着温柔的话,谈话很动人。这个布光让我想起科恩兄弟的电影《缺席的人》,在监狱里会见律师,光将栏杆的影子整排投在墙上,总之是一种浓烈的光影的印象。

老画家和他父亲之间用了蜡烛。一种残喘的光源。“我进去时,房间里没有灯光,只在地板中央竖着一根高高的蜡烛。在那圈烛光里,父亲盘腿坐在榻榻米上,后面放着他的那个木头‘商务箱’。他示意我坐在他对面的烛光里,我坐下时,明亮的烛光使房间的其他地方都处于阴影之中。”父亲教还是小孩子时的他做生意,那是父亲认为的人间正道,他唯唯诺诺,而“父亲坐在烛光中央”。察觉儿子偏离了自己的设计,跑去画什么烂画,父亲叫儿子拿画来,“蜡烛已经燃到一半,烛光把父亲的半边脸照得轮廓分明。他已经把画作放到了腿上,我注意他正用手指不耐烦地捋着纸边。”房间两进两出,写空气里有一股烟味,父亲烧了儿子的画。

但儿子终于背弃了父亲,执意画画。老画家和他的画家师父之间用了灯笼,石黑一雄为画家们打上了浮华的荡漾的光。书中有两段华丽的光影描写,和画家外孙之间相对简单的电灯,画家父亲之间的蜡烛不同,这时光线之变,波谲云诡,那样的光投射在思绪纠结的艺术家的身上,从视觉上来说,他们也真的是The Artists of the Floating World。

在储藏室里,和毛利老师的对话中,小空间里灯笼换了几次位置,想象中黑影在房间里到处弥漫。“那天夜里当我走进屋里,点亮挂在门上的灯笼时……。” "我注意到,门上的灯笼把我周围的东西照出长长的影子,形成一种诡异的效果,似乎我坐在一处阴森恐怖的小墓地里。”接着毛利先生走进来了,“也许门上的灯笼不足以照亮我呆的地方,或者我的脸处在阴影里。总之毛利君探头张望……” “他继续探头张望了一会。然后,他把灯笼从横梁上摘下来,举在面前,开始小心地绕过地板上的杂物,朝我走来。他这么做的时候,手里的灯笼使我们周围暗影摇曳。……” 毛利先生说:“我出来透透新鲜空气,看见这里有灯光。到处都一片漆黑,只有这点灯光。我心里想,如今这间储藏室已经不是情人们优惠的地方了。这里的人肯定处于孤独中。” 接着布光变了,“他把灯笼放在脚边的地板上,从我坐的地方只能看见他的剪影。”毛利先生带着光源移动,他们谈着一个身影还勉强流连在浮华世界的旧时代的名人,谈起他时,毛利先生举着灯笼看向储藏室深处的墙壁,那里有他早期的木版画。“墙壁原先处于黑暗中,老师把灯笼凑近时,挂在墙上的三幅上下排列的木版画便被清楚地照亮了。……毛丽君仔细端详了一会儿,把灯笼从一幅画挪向另一幅。……他又挪动灯笼,让一幅画隐入阴影,让另一幅画显现出来。” 这场面真是好看。后面还有一段是画家和他师父在亭子里点灯笼……又以及,有一些日光下对建筑的描写。

我小说看得不多,讲不了什么,不过以看电影的方式看这本书,就打光上来说也是细腻好看的,用光把人物关系理清楚,把时间段落划出来。光影好了,文字就在心里活了,记得久一点。

 



Posted by at 14:00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《等云到:与黑泽明导演在一起》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野上照代的《等云到:与黑泽明导演在一起》,看之前想当然地以为全书都在说黑泽明,第一章却完全是野上照代的私货,写的是她崇敬的导演伊丹万作。我以前只对伊丹十三感兴趣,我对作出成就后选择自杀了结一生的人感兴趣。对于伊丹十三的爸爸伊丹万作了解得很少。野上照代在这一章中写她是如何和伊丹家扯上关系的,几次看到笑。

要说当年真是太好玩了呀,譬如黑泽明就是在报纸上看到电影制片厂招考副导演的广告,寄了论文过去,从此踏进了片场。日后成为《七武士》、《切腹》、《大菩萨岭》编剧的桥本忍,早年则是在住院时随意看了一本病友的电影杂志,读了杂志后面附的剧本,他想,这样的东西我也能写,于是持之不断地写剧本寄给导演过目,此后真的成了名编剧。虽然首要的重点是才能,但似乎从民间跨入电影界在当时是十分近便的事情。野上照代的重要身份是黑泽明多部电影的场记,她写的小说《母亲》,2008年山田洋次将它拍成同名电影,她成为电影人,是一个我觉得比黑泽明和桥本忍更有趣味的例子。

野上照代14岁时看了伊丹万作的电影《赤西蛎太》,给伊丹写去了影迷信,伊丹回信,两人开始了书信来往。书里没有写得很明白,但大约通信至野上17,18岁,至昭和20年前止,考虑到时代背景,当时的野上理应是个完全成熟的女性了吧。野上信中多说学校和生活琐事,卧病的伊丹则在信中流露出对妻子孩子的牵挂。中止书信一段时日,野上有一天看到报纸上刊登了伊丹的一篇文章,于是久违地又寄去了信,这次没有回信,不久就得知伊丹的死讯。两人有生之年从未见过面。伊丹死后3年,野上拜访了伊丹的家。《等云到》中野上写了会面的状况:

伊丹的美丽夫人站在门口迎候她:“哎呀呀,正等你们来呢!你就是野上小姐吧。”伊丹夫人还说,每次有你的信来,我都送到丈夫枕边,告诉他这是“年轻小姐”寄来的。说着做了个拿着信摇晃的手势。又说:“你怎么不早点儿来呢?”——我看到这儿真是觉得底下有许多未言明的心思,不管是从野上小姐这方面,还是从伊丹夫人这边方面来说,感到很好笑。

接着野上被委以重任,夫人带着女儿由加利(也就是日后的大江健三郎的妻子)回故乡松山,把16岁的儿子伊丹十三托付给她留在京都照顾,野上应允。伊丹家的朋友因此为这位京都保姆寻了一份工作,大映制片厂的场记,22岁的野上照代自此跨入了电影界。她的朋友对她还有一个比方:女无法松!——几年前我看三船敏郎和高峰秀子主演的《无法松的一生》,看到结尾时大哭不已,这是部非常令人动容的作品。并且,照顾亡友妻儿的无法松显然是活生生爱着对方妻子的。野上在书中写出自己的这个绰号,真有点儿居心叵测呐。

哎,所以说《等云到:与黑泽明导演在一起》真好看,就算是没和黑泽明导演在一起的部分,也是十分有意思。这本书里随笔就写到很多很多五六十年代著名的日本电影人,野上照代活过那个令人畅想的大时代,真走运!!

 

 


Posted by at 18:05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1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杀性大发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我现在成了一个一过节就想看剑戟片的爱和平的人,今年大年夜看的是《必死剑鸟刺》,改编自藤泽周平的小说集《隐剑孤影抄》。我超想看这本的。

藤泽周平的《黄昏清兵卫》是我去年最爱的书,买来后翻了好几遍。八个短篇写八个上班的武士,写武士的生活,工作、薪水、家庭关系,写得真干净。每一篇,主人公都逼不得已出了一次手。与次郎那篇看得我心焦:怎么还不拔刀?后面一页可就是下一篇了!终于,倒数第六行发动袭击,倒数第五行刀落,又用最后四行内心鼓荡着收梢。

李长声讲写作诡计与我这种心情:“武侠小说看似惩恶劝善,其实,归根结底,其功用是满足人的原始欲望――杀人。没有武侠小说不是以杀人收场的,也许作家故意兜圈子,写武侠如何不愿意杀人,但最终也不得不杀人,无非给杀人找足借口,并吊得读者杀性大发,以至不是作者杀人,而是读者杀人。”

我现在成为了一个以杀性大发的心情拉开一年大幕的爱和平的人。

 



Posted by at 18:11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12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像蛇像地毯和胸部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《1Q84》中,村上春树对一些细节的重复描写,就如秃鹰看中地上一块肉,盘旋往复,不肯离开。我就很想捡起那些肉,往尽可能远处用力扔飞。

我读书少,比较而言,更喜欢村上的短篇,最有印象的是《第七位男士》、《有熨斗的风景》和《泥土中她的小狗》。尤其《第七位男士》里他对大海有奇妙的描写。他写台风天里的巨浪,“如蛇一般高高扬起镰刀形的脖颈”,一下子就把海边的小朋友吞掉了。巨蛇吞人,气氛命悬一线!还有,一波海浪涌来后,又“急速往海湾退去,俨然有人在大地尽头拼命拉一张巨大的地毯。”

三岛由纪夫在《午后曳航》里对海用了这样的词——大海的“胸部”。想到波浪滚滚,无数胸部起伏延绵,使人无法不爱上大海。




Posted by at 15:04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4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友谊的浪漫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我觉得,能娶好朋友的妹妹为妻,真是幸运和浪漫的事。不单是指婚姻,友谊也变得更为幸运和浪漫了。

大江健三郎和伊丹十三的关系就是这样—“(伊丹十三是)我十五岁时就认识的朋友,对我的孩子来说他也是非常慈祥的舅舅,他是一个有过杰出贡献的电影导演…”

目前为止我看过伊丹十三导演的两部电影:《葬礼》和《女税务官》。伊丹建立了一种“细腻”加“人情味”加“世相”的标准,这说起来没什么,但真的突破了我以往看电影的感受空间。小津安二郎是很了不起,成濑巳喜男也很了不起,但比起来,他们的细腻和人情中,少了一点和社会热烈纠缠的勇气。

他是一个有过杰出贡献的电影导演,可不久前自杀了。听到这个消息时,我最先感受到的不是悲伤,而是那样有风度、有智慧、有丰富感情的人把自己整个毁掉了。”说这话的大江健三郎是这样的一个人,他认为暴力使人追悔莫及。他在书里对孩子们说,什么都能重新开始,除了两件事,“杀人和自杀”。

在无法挽回的伊丹坠楼自杀事件后,大江健三郎写了自传色彩的小说《被偷换的孩子》,是“讲述作家古义人寻觅身为电影导演的妻兄吾良自戕真相的故事”。我刚刚开始看。有一段写吾良送了古义人五十盒录音带,古义人在回家的电车上不经意地听了起来,还来不及把耳机插入孔中,录音机里就传来了“女人淫‘荡的狂叫声:‘啊!啊!要穿透了!我不行了!啊—!’这声音震惊了满车厢里拥挤的乘客。”原来这是吾良送他的“人情味”录音带。当时古义人正受着流言蜚语的困扰,患上了抑郁症。吾良向他说明了录音带的用法:“每当你快要想起那些只言片语时,不管你是在床上还是街上,就听一听这些‘人情味’的宣泄,以这种本能的声音来抗衡,你的恶劣心情会立刻烟消云散的。”

吾良真妙。我愿意相信这是伊丹十三的真实事迹,因为看他的电影觉得他干得出来!

这种事情,就是我认为的友谊的浪漫。

当看到陈村老师写的《我们在二十岁左右》,看着他回忆起1970年代和好朋友们共度的时光,我再一次这么认为。

什么是浪漫,以前总以为那是忽然而来的事。但是有一种浪漫关系,文艺一点说是大家相识于微,说得江湖气些,则是从小一起混!从小一起混,到彼此家里玩,读书看报,交流思想,外出游山玩水,唱歌喝酒,然后岁月过去,各自有番成就,带着爱惜的感情彼此欣赏,提起对方名字,就感到自豪,之后有人死去,有人不在,有人写回忆。 

或许当中的日子有点难,要靠听“人情味”录音带,也可能写了遗书试着去死,可是日后,一旦回想起交缠其中的友情的部分,余味回甘。这就是我认为的友谊的浪漫,并且擅自替大江健三郎、伊丹十三、陈村老师和他的朋友们,感到幸运。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这样的家庭。

伊丹万作,伊丹十三的父亲,是一位知名的编剧家和导演。最后一部作品是《无法松的一生》的剧本,他绘出详细的分镜头,却因病不能执导,1943年由稻垣浩导演搬上银幕。

宫本信子,伊丹十三的妻子,优秀的演员,出演伊丹导演的所有十部电影。伊丹跳楼后息影多年,2007年和松岛菜菜子出演《眉山》,演一个没有丈夫的倔强的欧巴桑。

大江光,大江健三郎和大江由佳里的长子,出生时头盖骨先天性缺损导致脑组织外溢,智力残障,但从13岁开始作短曲,出版个人音乐专辑,舅舅伊丹十三也使用过光的音乐作为自己的电影配乐。

大江由佳里,大江健三郎的妻子,大江健三郎被一些人说成是“不停叙述残障儿子而成名的作家”,在叙述这样的生活的书里,大江由佳里多次担任了插画。

 




Posted by at 12:16:54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13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读书的外国人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下班以后,我去搭地铁,我会站在站台上一个固定的位置,等候地铁进站。站立的地方,位于地铁停下来后,其中两扇车门的中间,我判断将从哪扇车门上车的普通标准是,哪里更空一些。但假如,我事先隔着车门看到他站在里面,我就从更靠近他的那扇车门进入车厢。

他是一个外国人,光头大胡子戴眼镜背环保袋,我看到他的所有次数里,他都只顾低头看一本英文书。书是很厚的,并且会换的。我不是出于喜欢他才这么做。我把大胡子当成一个变量的参照物,乘在他那节车厢里的心情,大概类似于刻舟求剑那样。

起先我对他的好奇点在于,他在看什么书。后来的好奇在于,他为什么总是在看书。他总是靠门而站,到下一站车门打开他就让出去,再随站台上新来的乘客走进来,他最后一个走进来,仍然占据靠门的位置,这样,起码身体的一边获得了可靠的保证,不会和人群挤在一起。在整个过程中,他的眼睛几乎从不离开书。

最近一次碰到他,发生了一件小事。列车停好一站,他照例最后一个跨入车厢,他半跨进来,一半的身体呆在门外。我旁边有一位好心的乘客用英语提醒他小心,这时我留意看着他,我知道他听到了,但他的身体和脸没有做出任何反应,只是看书。那乘客也只好轻微地囧笑一下,不再说话。接下来,当车门关闭的蜂鸣声响起,大胡子便把身体收进车厢。我们的车就这样开走了。

我于是想,这个人,为什么从不把头抬起来看看我们呢,他身处外国,放着一车厢的外国文化不看,一个劲地看本国文学,这样好吗?出于不满,在我腹诽中,我假设了他来自英语国家,那书也是他的本国文学。

不过,最近当我重读大江健三郎的《在自己的树下》时,我突然想到了这个大胡子,并且把上次对他做下的判断,往好的方向移动了一点。

《在自己的树下》是我很喜欢的一本书,在里面,大江健三郎回顾了自己的成长经历,讲述了一些最根本的人生道理,并且和大家分享了他的学习经验。书里每章的标题都很简单,同时又深邃,比如“你是怎么生活过来的?”“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?”“我的学习方法”等等。光是第一章“孩子为什么一定要上学”,我大概就看过四遍,那也是我最喜欢的章节,我觉得尤为感人。

使我想到大胡子的文字出现在第十二章,名字是“树上的读书小屋”。世界上有一些明明觉得应该读,却总也不能连续读下去的书,为此大江健三郎在枫树上搭起一座小屋,专门用来读了那些难以下读的书。这是发生在他小时候的事。当他成为一个老人,手里仍然会捧起那样的书来,那时候,他用电车替代了树上小屋。“我一周要去几回游泳俱乐部,在去那里的电车上,我就读这种书。”接着他写了这样的一段:“我屡屡看到和我一样坐电车的初中生、高中生们读漫画书。那样有趣的东西,就是对着课桌,或者在课间不是也可以看的么?如果上学时每天这么坐车来回两次的话,在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干,需要忍耐着过这三十分钟的时间里,我建议你们把平时读不下去的书籍包上书皮放进背包。”

正是这些文字令我想到,大胡子应该并不是一个不好的人。当我们这车人只是翻翻报纸,或者猛传简讯,或者如我一般总是东张西望乱想八想,他毕竟是站在那里,静静地看一本很厚的书。他是在运用大江健三郎推荐的读书方法,那可是一个我一点都做不到的方法啊。从这方面来说,他是一个好于我的人。

另一方面,既然我本人在很少的阅读量之后,会不由自主地改变对他人的看法,会对细微的事情生出新的判断,那他一定也是在如此专注的读书中,得到了自己的收获。就算那收获不是反馈在,让他抬起头来看看活生生的外国文化上,想必也会落实到别的好的方面上去吧。基于这两点,那他上次对于我同胞对他的关照不理不睬的事情,我看也就算了!就这样,我单方面地与他捐弃前嫌。

这个读书的外国人谅必对周遭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,并不知道,是一个大作家和解了我们。我有一点想问问他:你总是在看英文书,那你看过这本亚洲人写的《在自己的树下》吗?真想推荐你读读看。

 



Posted by at 22:10:45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19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师生关系 - [>读 到...]

东野圭吾写的《恶意》这本书上,突然看到“教鞭”两个字,一时羞涩起来,联想到的是牛马羊这些小动物的......那么,老师手里握着的就是“教育之鞭”吗?它所联系起来的师生关系又到底怎样才好?

东野圭吾让书里的野野口先生这么说:“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是建立在一份错觉上。老师错以为自己可以教学生什么,而学生错以为能从老师那里学到什么。重要的是,维持这份错觉对双方而言都是件幸福的事。因为看清了真相,反而一点好处都没有。我们在做的事,不过是教育的扮家家而已。”

前不久,我看了赵文瑄2003年在宁波大学的座谈内容,他谈到教师和演员两种职业在某种程度上是相通的:“老师在授课的时候,为了激发学生 的学习兴趣,必须尝试各种生动的教学方法和有趣的表达方式,这不也是一种形式的表演吗?我就以为这是一种最崇高的表演艺术!说到这儿,我还想提醒同学们, 千万不要辜负老师们的教学热忱。再不对你胃口的教学方式,你也要在台下做出听得如痴如醉的样子,装也要装出来!为了启动老师的教学动力,同学们也必须有所 表现,对老师崇高的教学表演发出最热烈的喝彩!”

啊,原来是这样的!!教育的事儿可真神秘!

 



Posted by at 02:10:44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9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《追风筝的人》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哈桑在那场凌辱中,毫不退却地对阿米尔少爷保持住忠诚,为守护朋友阿米尔的荣耀甘于付出最大的代价。我当然同情这个小孩,但我更同情阿米尔,有这样与生俱来高贵品质的朋友,要叫他怎么办呢。过往的一切轻快都被一笔勾销,是哈桑率先要将友谊陷入沉重里的,他做尽了一切对的事情,但他不能和阿米尔保持对的频道。高尚之后他可以问心无愧,倒是说说看,要叫自己的朋友怎么办才好。

我的好朋友,兄弟姐妹们,要是我们以后也在此命运关头(但愿不要碰到),要是不能高尚地对待彼此,要是我卑鄙地对待你们,请你们一定也要卑鄙地对待我。这样才是替对方着想的好朋友。这样以后重逢才可以更轻松地肩并肩回望往事,重谈感情。我爱过你,我欠过你,这下我要重新对你好,加倍的......我也是。

做朋友,是要让彼此好过。

就像《银魂》一四八、一四九回那样......

 



Posted by at 21:04:14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5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社会它待我不薄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这是一个就算不认识的人也能成为好友的时代,通过豆瓣、开心网或者是博客,都可以的。起先或许有点不以为然,但是网络有时是这样的,它让别人不是因为知道你是谁,不是因为知道你做了什么而喜欢你,对你表达好意仅仅只是因为看到你想了些什么。所以那不就是名副其实的“好友”的意义吗。真是感谢这班好友。尽管我深有自知之明,知道一些留言的好话说得太过头了,但是感谢。有人告诉我他自己的故事,我也感谢。说要请我吃饭,感谢你!愿意把自己做的小饼干寄给我吃,非常感谢!就更别提一些好友,最后变成了现实中果真能够一起吃饭聊天的另外的一种好友了。想到这些,我觉得社会它真是待我不薄啊。

那么,身为好友是会量力而为地支持项斯微、荞麦、陈问问和沈大成的这本《梦的1/4旅行》的是吧。我现在能够想到的支持方式包括:万一在地上捡到28块钱,可以去买一买(至于现在哪里有卖,我也不知道)。要是不幸没有捡到,则可以伫立在书店的书架旁,一看到有人经过,就假装在翻阅此书,嘴里一边大声说道:哇,这本书真好看!真想买!另外去人流密集的地方撒写有书名的小纸片,我看也可以的……支持的方式方法不一而足,但总之,感谢你们!


前往豆瓣




Posted by at 16:41:24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26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《多田便利屋》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行天这个人虽然无用,但绝不俗气。这种人或许走进宝藏山也会空手而归,因为对于人世彻底地无欲无求。唯一主动的伸手,则是感冒流鼻涕时,行天沿街收集女孩子们免费派发的餐巾纸。

行天在下雪天带吉娃娃散步,很久不归,收留人多田出门找他。见到行天坐在广场的椅子上,孤零零地背对着广场大钟,地面的积雪上只留有他的一道脚印一直通往那 张椅子。吉娃娃被放在大衣里,就在胸口那儿,一解开扣子,吉娃娃就能从领口里探出脑袋来。行天的领口看上去有些冷,因为前不久拿来做围巾的运动长裤被裤子的所有人多田收回去了。倒是在左手戴了手套,一问果然是捡来的。后来有一天,行天见到街道的防护栏上搭着别人掉的皮手套,是高级货色,也是左手,行天一 想,就将它翻了个底朝天戴上右手。凑成一对了,他说。这哪是一对,多田想。

我喜欢这个行天。当人物自己满不在乎,不管他甘愿于什么破烂处境,我看了也会笑嘻嘻的。由于真喜欢他,之后看到行天的小腹上插了一把刀,我马上像看电影能做的事情那样,把目光从字上转开了,同时手里把书一合,无法接受这个现实!

好在没有死哦。行天一直活着。栖身之处仅是多田家里的一条沙发,日常为多田做一些没有他帮手会做得更好的事,从而拿到微薄薪水,数目是像小学生的零用钱那样多。

行天脑袋不好使,以为吉娃娃是这条狗的名字(哪有狗叫吉娃娃的),以为应该是这条狗的名字的小花是狗的主人茉里的名字,以为化了浓妆的妓女真的是哥伦比亚人。因此当多田流露出不想把狗交给妓女养时,他会说:小花不是想要给吉娃娃找个温柔的主人吗?你对那个哥伦比亚人有什么不满意的?我看到这里,在飞 机上猛抖肩膀。(完全无关的词语配在一句话里,我就会觉得很好笑。最近看北野武的《阿基里斯与龟》,在里面北野武和太太为了创作,做出了疯狂的举动。报纸报道他们:畸形艺术家夫妇在车祸现场素描。有好一阵,一旦默颂这句话就开怀大笑。)

这本书太好笑了,可是读到想一个人呆着。因为如果和人在一起便会寂寞。多田这样想着,却又意识到,在产生这种想法的同时,或许我已经相当寂寞了吧。”—— 读到类似这些章节时,恐怕寂寞者会感到胆寒。再读到多田自述往事,明明看来做尽了一切正当而可做之事,他却硬说自己在所有意义上其实都是消极的—— 读到此,无志气者大概会怔住了,觉得生之积极面像天空一样高不可攀。

还是把自己放到如行天一样低好了。双手戴着截然不同的路边捡来的手套,脖子上围着运动裤;每月收取小学生零用钱似的薪水;和浑蛋起了纠纷被送进医院,则用最糟糕的借口骗警察说是拿着刀摔了一跤刺到肚子;无论何时都两手空空不作计较; 一旦被收留人赶出门,就泰然地流浪到暗处;但他也是个彻头彻尾的好人,对好人和吉娃娃很温柔,认为什么样的人都能养狗——心中想着这样的行天,果然日后不妙,我还可以像行天这样活着,不就依然守着做人的底线嘛。想到这里,放心了。





Posted by at 02:07:13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2) | Trackback (1) | Edit |


Page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
© Powered by BlogBus.Com. 2002-,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