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没没事的...肯定没事的...人生不会这么痛苦和严峻的”


杀性大发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我现在成了一个一过节就想看剑戟片的爱和平的人,今年大年夜看的是《必死剑鸟刺》,改编自藤泽周平的小说集《隐剑孤影抄》。我超想看这本的。

藤泽周平的《黄昏清兵卫》是我去年最爱的书,买来后翻了好几遍。八个短篇写八个上班的武士,写武士的生活,工作、薪水、家庭关系,写得真干净。每一篇,主人公都逼不得已出了一次手。与次郎那篇看得我心焦:怎么还不拔刀?后面一页可就是下一篇了!终于,倒数第六行发动袭击,倒数第五行刀落,又用最后四行内心鼓荡着收梢。

李长声讲写作诡计与我这种心情:“武侠小说看似惩恶劝善,其实,归根结底,其功用是满足人的原始欲望――杀人。没有武侠小说不是以杀人收场的,也许作家故意兜圈子,写武侠如何不愿意杀人,但最终也不得不杀人,无非给杀人找足借口,并吊得读者杀性大发,以至不是作者杀人,而是读者杀人。”

我现在成为了一个以杀性大发的心情拉开一年大幕的爱和平的人。

 



Posted by at 18:11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12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《金色梦乡》:百分之一千的信任 - [>看 的]
Tag:

一直以来,我都很喜欢描述友情的电影。友情它很棒啊,退后一步,可以变成坚实可靠的亲情,往前一步,说不定就突然质变成了爱情——哪有一种感情能像友情呢,进可攻退可守。所以电影写友情,很机巧,四通八达,留出了感情流通的余地。不像爱情影片,开始说爱情,结果也是爱情,中间都是误会。

最近无事的夜晚看了一下《钢铁侠2》。钢铁侠聪明勇敢又有钱,是我觉得天下的英雄里最可结交的一位。《钢铁侠2》拍得真不行,但里面也有我挺喜欢的一场戏,那就是好朋友反目。唐·钱德尔看到小罗伯特·唐尼在战甲里做出了小便这等荒唐事,认为他真是没救了,就自己穿了一套战甲出来和他打,一通毫无必要的莫名其妙的乱打,小罗伯特·唐尼跌坐在地,有一瞬失去了意识,但他马上清醒过来。钢铁侠醒来的标志是,金属头上的眼睛射出光芒,你知道他的眼睛,只是两个长条形,并没有“眼神”那种东西,但他眼睛一亮,缓缓转头搜寻朋友的身影,正要离开的穿着战甲的唐·钱德尔也转过头来,他们就这么无言地“对看”了一下。友情暂时崩坏,朋友正要离开。整部电影,我觉得这里情最浓。

去看中村义洋今年的这部《金色梦乡》,是因为有一个人在微博上说,影片看得他嚎啕大哭。“嚎啕大哭”,我受不了这样的形容啊,这种字眼本身就会在我心里面撞来撞去。何况下面有人询问:“是嚎啕吗?确认一下!”他说:“是哦,不是慢慢流下来,是嚎啕。”

我马上就去看了。

倒是没哭,但感人的部分都收下了。

你觉得身边朋友能碰到的最大的麻烦是什么?大概是被当成用炸弹暗杀首相的凶手而走上逃亡之路吧。青柳就是这么一个倒霉的人,茫然地被警察追着在路上狂奔,一边跑一边自问:怎么回事啊,这是怎么回事?第二个问题,要是你是青柳的朋友,你信不信他,帮不帮他?

可别忘记你也不是钢铁侠之流的大英雄,你可能只是一个家庭主妇、一个窝囊男人、一个快递先生。你有何等本事帮忙一个Oswald(刺杀肯尼迪的嫌犯,很多人相信他是被“塑造”出来的政治棋子)?

青柳的朋友都信他,卖命相帮!

本片的重点不在动作戏,也许可以称它为“轻逃亡”,披头士的“Golden Slumbers”时不时串起现在和过去,勾起大学社团四人组的美好回忆,也因此节奏很慢,很不利落,最高力量要涂黑一个人的那种惊悚感,也不够给力。

只是朋友间,那百分之一千的信任真是直抵人心,它让你相信不管身处什么荒谬的时刻,你都不是孤零零一个人,会有人到旷野为你更换废车的电池帮你亡命天涯,窨井里也有可能开出烟花引开警察的注意。世界超现实,友情也出乎意料。“这么轻易就相信我了?”受到朋友关照的青柳,在逃亡中几次大哭。——令一些人嚎啕的正是这个部分吧。

(一鱼两吃,写它友情就友情,下面写它爱情就爱情,很不要脸吧~是因为找不到可写的爱情电影~)




Posted by at 00:10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13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《分手说爱你》:爱上一个没用的人 - [>看 的]
Tag:

今年香港电影中谈过三场好恋爱。首先是岸西的《月满轩尼诗》;之后彭Sir率余文乐、杨千嬅谈了场人尽皆知的《志明与春娇》;另一场声势小,导演黄真真的《分手说爱你》,主演薛凯琪、房祖名。这最后一对人年纪最轻,他们一时欢声笑语,一时涕泪交加,谈得率真又可爱。

好久没看过傻仔谈恋爱了,影片里的男朋友多少都有精明、爱算计以及主动折磨女朋友的一面,房祖名演的阿Joe就不同,他无心,无脑,加幼稚鬼,攻击力为零。你要是不理他,他就倒在沙发上昏睡一整天,白天连着黑夜,你理睬他,他就凑过来跟你玩。他人没用,毫无理想和抱负,没有全职工作,到处做兼职,还做做就辞掉了。不识路,乘船会吐,一跌跤就骨折。完全的无能之辈!

这样的人,女孩子们年轻时候也许并不太讨厌,他肥嘟嘟的,会讲甜蜜的话,一颗赤诚心都献给你,女孩子不是很享受这些可爱的地方吗?但是,等到需要肩负责任、远眺未来时,女朋友就很容易在恋爱关系中成长为男朋友的妈妈,改变看事情的角度,从而埋怨:你这个破小孩怎么还不知长进?你有想过两个人的将来吗?我可拿你怎么办?以上就是薛凯琪的苦恼,一筹莫展。

黄真真演员挑得好,这部戏很能让人喜欢上能哭善笑的薛凯琪——多年前My Little Airport在《我爱官恩娜,都不及爱你的哨牙》中唱出她的名字:“我就算喜爱薛凯琪,都不及爱你的皱眉”,如今终于对她有了实体的印象。房祖名也很好,种种幼稚可笑,他演得顺手而不讨人厌。尤其当他一方面准备像男人一般接受现实,但同时又像小孩一样放声大哭起来,我都想出声安慰:算了,人没出息也没关系……会幸福的。

是啊,没用,幼稚,头脑简单,都罪不当诛,何况两人还有真感情。

世间的薛凯琪都能理解:有一种恋爱关系最无奈,那就是无能的人特别爱你,你只好又甜蜜,又难过。

 


Posted by at 14:45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2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《南海十三郎》:雪白的凤凰站在雪白的雪山上 - [>看 的]
Tag:

江誉镠当时已经傻痴痴,疯癫癫,光着脚披头散发,警察问他名字,他说你们有眼不识泰山呐,我的名字五个字。警察端着轻蔑的态度,对出五个字:正牌神经病。但那江誉镠岂会同俗汉一般见识,狞笑回答:“嘿嘿嘿,我的名字叫,雪—山—白—凤—凰。”说着哇呀呀地连声怪叫,挥舞手臂推开众人,发起狂来。

影片《南海十三郎》开始不久,用这个段落交代了江誉镠中年以后精神失常流落街头的状况。江誉镠是真有其人,粤剧名编剧,1908年广东生,198 4年香港死,这部片就讲他到死为止的一生。

传记影片其实不太是我的追求,我怕它太端正,受现实的牵连太多,仿佛从现实的地方伸出细丝,弄得绑手绑脚。传记影片的破解法之一,大概是拍得比真人更“痴”一点,真人在性情上有的部分,要比它更有,所以《吴清源》就好,《梅兰芳》就拘谨得不好。要说《南海十三郎》也痴得可以,它的编剧杜国威先生呢,手握一把剔骨快刀,把江誉镠这一生,剔去凡俗的皮肉,专门留下一具有着传奇感的风骨。风骨有了,对着他动情、看到后来微微湿了眼睛,都说得过去——虽然它是一部喜剧片。

江誉镠的艺名叫南海十三郎,上面他自称的“雪山白凤凰”,倒是非名非字,象征的是他的志节。他年轻出道,飞速成名,向名伶知交应允这辈子只写有情有义的词。俗话不是说“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世人看不穿”嘛,但在南海十三郎身上,这句话应该是:世人笑他太疯癫,世人还笑他看不穿。抗曰战争后,戏行转了风向,尽是流俗媚世的作品,十三郎不懂变通,不识时务,文艺圈固然排挤他,他也主动地格格不入。“做戏也做人,戏要启示人生一条正确的路,我的戏全都是导人向善,教人有始有终地顶天立地!”说着这番话,他就脱离了圈子,从此臭气熏天地流浪街头,在戏剧创作上再没有大的作为。

脑子坏了的南海十三郎,身边总是带着一卷白纸,铺开来,上面空空荡荡。但他讲这是一副画,画中,雪白的凤凰站在雪白的雪山上梳理自己雪白的羽毛。这就是“雪山白凤凰”,越看得到姹紫嫣红的人越看不到,越融入浊世甘当黑夜乌鸦的人越不明白其志。这片空白无物,狷介高洁,不染一尘,映射的是如古董般珍贵的创作者性情。

这里令我大受感动,很想立刻出门,向路上的流浪汉们撒钱。流浪汉我天天看到,哪知他们背后的故事,或许蓬头垢面、破衣烂衫下也有十三郎,也有雪山白凤凰,我好想给他些好处,支持他振翅一飞。

这是一部献给编剧的电影,编剧们看到应该会铁锤敲心受到震动。影片将另一位粤剧剧作家唐涤生算作十三郎的弟子(实际上唐涤生的老师是冯志芬),唐在片中有一段自信满怀的台词,尽够为编剧们加油打气:

“黄金股票、世界大事都只是过眼烟云。可是一个好的剧本,五十年,一百年,依然有人欣赏。就算我死了,我的名我的戏,没人会忘记。这就叫作,文章有价。”

 



Posted by at 14:36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3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永远的青年导演:山中贞雄 - [>看 的]
Tag:

因为人都得死,死本身便无须慨叹,只有“死得早”与“死得惨”才值得讲一下。导演山中贞雄两条都满足,他是一个令人深深惋惜的、才华输给命运的人。

论山中贞雄的才华,市川昆和新藤兼人都是在看过他的影片后,才决心踏上导演之路;黑泽明也客气地把他“尊之为师”。他的才华是高级形态的,能够激励他人才华的才华。

山中贞雄的命运却是,28岁在军中患病去世。流传下来的仅有三部影片,一部92分钟(《丹下左膳余话·百万两之壶》),一部81分钟(《河内山宗俊》),第三部82分钟(《人情纸风船》),加起来区区255分钟就能全部看完。比起活得久,但赔上许多败笔的旁人,山中贞雄的人生没留废话,活了个一干二净。

28岁就死,这样,人们称呼他时,就永远地冠上了“青年导演”的头衔。死去72年之后,依然得称他一声“青年导演山中贞雄”,何其拉风,算是唯一好处。

我看的第一部是他的终结之作《人情纸风船》。看完后的深夜,当时就觉得世界上无聊兼没用的人真是多,怎么不能以命换命,给山中多活几年。又觉得,我这生也是庸碌无为,也可以捐出几年命,令他再多拍一部也好。自己的命数似乎不该随便说,不过心意诚恳深切,写在这里公证也不怕。

三部影片里,我最喜欢的是1936年的这部《丹下左膳余话·百万两之壶》,乃是一部可爱的神作。影片有看似轻松随意、实际把控严谨的戏剧感,叙事的吸引力强大——山中贞雄一旦开始讲这个故事,我根本就走不开。

影片的人情世故曲折动人,它第一次让我觉得“口是心非”是一个好词。小津安二郎曾批评一名表演过火的演员:“高兴则又跑又跳,悲伤则又哭又喊,那是上野动物园猴子干的事。说出心里相反的言语,做出心里相反的脸色,这才叫人哪!”影片中,独眼独臂的传奇武士丹下左膳和妻子阿藤完全就是“人”,是口是心非的“人”,他们嘴里说着无情的刻薄话,但行动加倍的有情有义。这样别扭,正是因为连他们自己也不信任自己是好人,不把自己归为善类,但是人心之善难以隐藏,自然而然地驱使人做出感动的事。这种市井刁民,真想坐下来跟他喝酒。

另外,源三郎这无能之辈深得我心,他这人虽然无用,但是懂得欣赏恬淡野趣,哪怕纵横历史百年,也注定是一个潇洒的人物。

总的来说,《丹下左膳余话·百万两之壶》拍得高级,山中贞雄就算仅仅拍了这一部,靠它名垂日本电影史,也毫无愧色。

“虽然电影有年份了,但是……”我很讨厌这样的句式,说得好像“电影老”是缺点,必须先抑一下再表扬。事实是,老电影在眼前,新电影可以扪心自问:电影艺术果真是在不断往前发展的吗,自己有没有在前人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,有没有比1936年拍的电影再进一步?这样问着,今天的许多青年导演应该向“青年导演山中贞雄”鞠躬,而今天的许多数字胶片就应该向着《丹下左膳余话·百万两之壶》的老胶片,团身一拜。




Posted by at 13:43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4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没什么,看到像的人觉得好 - [>看 的]
Tag:

从豆瓣花了好像6块钱买了本《蛤蟆的油》。第五章“预备——拍!”,从这里开始黑泽明正式担当导演,他谈起第一部影片《姿三四郎》。为了能比较懂他说的事情,我就把书停在那里,先看了这部电影。

这部电影真年轻,能看到黑泽明兴致勃勃的创作心。姿三四郎也是个年轻人,黑泽明说“我很喜欢乳臭未干的人。”

黑泽明在书里说有一位导演当时批评影片细节,说“莲花不是夜间开的。”我在看到三四郎顿悟那场戏时,完全没有误会那是黑夜,那当然是晨光初露时。所以黑泽先生不用担心了。

扮演三四郎的藤田进在与村井对决前,看向座席上的老师,突然 灿烂 羞涩地一笑(难以解释对老师竟这样多情,而老师明明很开心,故意板起脸把头别开),神情里仿佛看到了后来《柔道龙虎榜》里的郭富城,也许杜琪峰也是这么想的吧。




Posted by at 23:58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4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爱吃饭 - [>真 的]
Tag:

队长21个月大的女儿一进饭店就很急,队长老公安抚她:爸爸马上帮你叫一碗饭!
菜还没有点,
一碗饭出现在 空荡荡的桌子上,米饭妹用手指把米饭一点一点地粘进嘴里吃起来。
“真的喜欢吃饭?!” “喜欢哦。”爸爸回答。
徒手吃白饭吃了好久,直到队长把饭藏起来。“当心屁股旁边有只碗。”她关照我。
快散伙时,米饭妹爬来玩,发现了这碗冷饭,手抓白饭又吃起来。

你要是还喜欢吃醋昆布,长大会变神乐哦。




Posted by at 19:42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8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像蛇像地毯和胸部 - [>读 到...]
Tag:

《1Q84》中,村上春树对一些细节的重复描写,就如秃鹰看中地上一块肉,盘旋往复,不肯离开。我就很想捡起那些肉,往尽可能远处用力扔飞。

我读书少,比较而言,更喜欢村上的短篇,最有印象的是《第七位男士》、《有熨斗的风景》和《泥土中她的小狗》。尤其《第七位男士》里他对大海有奇妙的描写。他写台风天里的巨浪,“如蛇一般高高扬起镰刀形的脖颈”,一下子就把海边的小朋友吞掉了。巨蛇吞人,气氛命悬一线!还有,一波海浪涌来后,又“急速往海湾退去,俨然有人在大地尽头拼命拉一张巨大的地毯。”

三岛由纪夫在《午后曳航》里对海用了这样的词——大海的“胸部”。想到波浪滚滚,无数胸部起伏延绵,使人无法不爱上大海。




Posted by at 15:04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4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激活!海量无诚意大更新!! - [>看 的]
Tag:

为什么博客越写越少了呢,因为我经常想,这件事情可以攒起来写小说。但小说也没写出来。也许就像是攒朝鲜币,攒了很久很多,谁知道币改,白攒了。但我的确经常想的:今天来个绝地大更新!
实际上今天也没什么好更新的,贴点爱情电影,但实际上也不全是爱情电影,但只要有心万事万物都能当成爱情电影来写,是真的。


《金色梦乡》:前女友樋口晴子



“旧情难了”,这四个字给人以意志消沉、裹足不前,以及黏糊糊的联想,但看过中村义洋导演的《金色梦乡》(Golden Slumbers),就会消除对它的误会,感受到旧情泛起的暖意。旧情这事儿太美妙了,令人一边发足狂奔,一边幸福地擦去滑落的眼泪。

电影改编自伊坂幸太郎的同名原著,《Golden Slumbers》则出自披头士乐队录制的最后一张专辑《Abbey Road》,伊坂幸太郎用披头士的歌,为逃亡上路的好兄弟动情哼唱。

故事涉及的面很广,不过,让我们单单讲讲感情的部分,讲讲樋口晴子的深情吧。

有一天,樋口晴子打开电视,猛然看到前男友青柳雅春的新闻,根据官方报导,他用炸弹暗杀了首相,正被警方通缉。樋口和青柳,他们早在多年前就彻底分手,她现在已经结婚生女,要说和青柳的爱情,绝对不存在了,那只是一份很不错的旧感情。

影片的感人之处正在于樋口晴子如何对待旧感情和旧爱人。

她 给予了青柳完全的信任,绝不相信官方说辞;她想起了他们多年前曾在荒野里的一部废弃的车子里约会,就带着女儿买了车用蓄电池前去更换,为的是万一青柳也想 起这部车,可以开着它逃亡;她在窨井盖子上做好给青柳一个人看的记号,所用的是当年谈朋友时随手在纸上画的图案。而这些真的帮了青柳雅春至关重要的大忙。

两人并没有碰面,但一前一后在那辆车子里,在一张破烂的纸上留下了笔迹。青柳写道:“我不是犯人。”这是他对所受冤屈发出的一声抗辩,当他再次回到车中,意外看到樋口在纸条上“回复”了一行字:“就觉得是这么回事。”

樋口晴子为什么会记起车子,为什么能记得那些暗号,是因为她对自己的过去予以肯定,对所有经历过的感情予以肯定,对人性的确信。樋口对爱情的后续事件处理得漂亮,青柳雅春能拥有这么好的前女友,何其有幸。一场交往什么都值得了,就连分手也值得,连分手都浸满了情意。

 

《生活多美好》:好好先生建城记



你一定知道奥斯卡·尼迈耶。假如你还在皱眉琢磨,稍加提示肯定就能想起来,他是巴西首都巴西利亚的建筑师,他在高原上的荒凉之地,凭空设计出一座新城。看1946年的好莱坞老片《生活多美好》,会想起他。

好 好先生乔治·贝利,我们的主人公,简直就是小镇上的尼迈耶,他专门放贷给穷人,在一块原本长着松树、毛茛和雏菊的墓地上,投资兴建低价住宅,令穷人也能拥 有房产,积下许多善缘。可惜他对小镇而言越重要,他就越没办法收拾摊子出门闯世界——去各地游历,去建飞机场,盖百层摩天楼,这才是他的梦想。

强龙困成了地头蛇。何况所做的事情只是造福他人,弄得自己很穷,他心里其实愁肠百结。生活并不美好。

贝利幸得爱情,好姑娘玛丽从小爱她,最后在他寻死觅活时,她脑袋清醒,奔走救他。她无论作为恋人还是妻子,都是一个温柔坚韧的女人。

影 片的编剧非常好,起初以为是老电影在罗嗦,最后半小时才知道所有的人物、细节、段落都有用,没有多余的枝节,十分严谨。它对爱情的描摹细腻。反观如今的爱 情影片,要么是松散无味的小清新(实际是编不出好故事),不然就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奇情(实际也是编不出好故事),看不起它们。

贝利与玛丽年轻时有段带劲的恋爱戏,他们热舞得太开心了,没注意到地板正在打开露出底下的游泳池,周围的人都停下来惊呼,而他们还在跳,并说我们跳太好了他们在欢呼!且跳且退,猛地掉下泳池。这段完全是一种心里塞满了爱的惊险。

还有家庭之爱。贝利为辨别自己是否活着,两次翻检裤子口袋,因为女儿茱茱有一朵玫瑰花,贝利无法把掉落的花瓣粘回去,只能像李莲英藏起慈禧的落发那样,把花瓣暂时收在口袋。当他发现花瓣还在,证明自己回归生活,狂喜大叫:茱茱的花瓣!一时哭一时笑,太感人。

要说本片的残忍,那就是贝利最终还是被爱和责任紧紧捆住,一步也没能走出小镇。

 

《无姓之人》:到处全都是正确答案



当我们在学校读到高年级,会遇到一种新的题型:多项选择题。那种题目的意思是,你可以同时选择好几个答案,而它们都是对的。看起来像是能占到便宜,实际做做看,也许倒不如单项选择题,它让你仅有一条出路更痛快。

雅克·范·多梅尔的《无姓之人》就是一部关于“多重选择”的电影。他提出了一个假设:要是人生道路可以多项选择你会走到哪里?

人 总怕做错选择,走错路。现在假设你是一列火车好了,正沿铁轨前进,在岔道口铁轨伸往两个方向,你这火车却能既鸣响汽笛驶向左边,同时也轰隆隆地驶向右边, 在下一个岔道口,你再度同时驶向两边,你通往了各种方向,尝试了所有可能,将可行的人生轨迹走了一个遍……雅克·范·多梅尔这样问你:旅程是否令你满意, 人生还留遗憾吗,以及,你真的以为能够逃脱宿命?

这 是一场有着奇幻色彩的思辨,雅克把这么难的事情交在男孩尼莫的手中。尼莫9岁的一天路遇三个小姑娘,嗨Jean,嗨Elise,嗨Anna,他和她们一一 打了招呼。三个小姑娘看起来都不错,甜蜜又有光芒,未来有她们陪伴很好,究竟哪一个更好,尼莫在心里选择了D:以上皆可。当他处于人生最重要的选择关头, 稍有偏差他就会拥有不同的人生,这时尼莫的选择是不同的人生他都要试试看。于是三个尼莫长大成人,他们分别和以上的一位女孩发生了爱情或者建立了婚姻。我 知道,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状况……

这部电影的立意当然更大,但它在爱情方面仍有启示,我觉得那就是:选定一个爱下去吧,所有的爱都是正确答案,爱这么好,爱不会辜负你的,只有你辜负爱。

 

《千年女优》:不死不休



第一次真正令我觉得动画是何等自由的一种载体的,倒并不是这部《千年女优》,而是《和巴什尔跳华尔兹》。那是一部足以打开人胸怀的电影。原来动画片强悍到能够担负起贝鲁特难民营大屠杀这样的题材啊,这个想法,当时让我心头受到一击。

在此之前,尽管没有造成如此巨震,但今敏的动画片多少作了一些类似的铺垫。

《千年女优》是今敏的第二部影片,和爱情有关的这部动画,显然击败很多并无必要拍出来的、傻乎乎的真人爱情片。

藤 原千代子是一代电影巨星,如今是个隐居在山林里的老婆婆。老电影厂的工作人员立花,从年轻时就将千代子奉为女神,他现在有了自己的制片公司,带上摄录器材 前去采访千代子,拍摄她的纪录片。老影星的秘密被揭开——她步入影坛,是为了追寻一个失去音讯的男人,她在每一部电影里,从战国时代影片、时装剧、哥斯拉 怪兽片、到科幻片,她都把对他的爱,寄情于戏,人戏难分。

立花和他的摄影机,穿越进入千代子的回忆,在她的生活和所拍电影之间自如穿行。现实、回忆、想象交织,自由不羁。

影片述说爱的执念。千代子拍了很多影片,她想他总能看到我的电影,回来找我。别人在她年轻时作出忠告:小姑娘,时间一久,你的感情会变的。她到死也不肯变,片名的“千年”,是恒久不败,不死不休。

在这层爱情之外,立花对千代子的敬仰态度,也映射出今敏对电影之爱(也许是巧合,立花的样子同今敏本尊非常像)。立花起初只被描摹成一个影迷,展现对千代子个人的迷恋,但随着以动画形式展开的电影画卷,那种感情终于变成了对于整部日本电影史的深情。

 

《两个情人》:会酸



台湾流行音乐大师刘家昌,他有一次夸奖一个歌手唱得好,这么说道,听他唱歌心里会酸。他说:酸的时候是最高境界。詹姆士·格雷的《两个情人》看到最后,心头会酸。

并不讨人喜欢的主人公莱昂纳德,在影片的最开始,以失败者形象颓丧跳海,自杀未成,于是湿漉漉回家吃饭。他当天就在家庭聚会上交到褐发女友,不久又爱上金发邻居。两段感情并不出奇,做的事情也很平常,无非打电话,去夜店,送礼物,幽会,睡觉。

剧情十分有序地展开,一切都在观众眼皮底下循序渐进地发生,从认识,到交往,到他在一人手上套上戒指。格雷全部都老派扎实地拍出来,当中仅有的略笔,也在莱昂纳德的照片中得到呈现。这么毫不滑头,硬碰硬地描写爱情故事的手法,使影片真有一种久违了的传统感。

另 一方面,影片色彩深沉,场景稳重并处处显露岁月。家是住了多年的房子,家人照片挂满墙壁;在天台上,纽约天气阴暗,城市的远景灰蒙蒙。格雷有意削弱了时代 感,你可以当他是10年前拍的,然而再过20年看,也不过时。所呈现的生活原貌,妥当的婚姻背后的偶发性,怎么看也不会过时。

影片的浪漫,不是不谙世事的浪漫,加上点嘲弄和讽刺,它令成年人会心。对于莱昂纳德来说,感情的轨迹,犹如扣杀出一颗球,一度触碰到浪漫之网,最后弹回现实的地面。然而也不能说他归宿不好,或没有幸福可言。因为,那就是没有玄虚的生活啊,幸福感可盈可亏,决定于怎样去看。

莱昂纳德在海边一顿徘徊,掉落了泪,就做好了决定。多么举重若轻,但看了心里一点也不轻松,恬静的音乐一起,就有点酸。

 

《复印生活》:谈谈情,印印钱



我的第一份工作,是替复印机写文案。替复印出一模一样东西的机器,写不同的广告文案。为了写好它们,我还有一本剪贴簿,专门收集报章杂志上做得不错的OA产品的广告。所以当我看到这部和复印机有关的爱情电影,某种程度上,把它引为自己年轻时候的知己。

《复 印生活》是部巴西影片,透露出来的拉美风情,并非浓彩重墨式的,反而十分清新。并且有一种天真感,想象力奇形怪状,剧情走向有些孩子气,这点很叫人喜欢。 本以为影片出自年轻导演之手,但原来导演若热·费塔多已经50多岁,真奇怪,但也说得通——因为有那种知人冷暖的家常味,和以年轻的嘴巴说出来的世故话。

19 岁的小伙子安德烈是个复印机操作员,你能想象出来一份工作有多枯燥,它就确实有多枯燥,并且毫无职业成就感,并且穷!他下班后的爱好,一是画漫画,值得一 提的是,男主角的漫画,和在剧中增添趣味的两维动画都很可爱,很费心思;二是用望远镜偷看对面的年轻女孩子。他想尽办法在现实生活中和女孩子交往起来,但 表达爱情和拯救心爱的女子需要钱。全怪安德烈手段极端,他用彩色复印机印了许多美钞,到处开销,引发祸端。

影片的浪漫是穷光蛋式的。比如安德烈在工作时,当复印机扫描的那道光每走一下,他都趁便看一下吐出的复印稿,这样就逐行逐行地看了半首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,他把这半首诗读给女孩子听;比如他没有更好的礼物送,就以亲笔画的漫画赠送女友。

至于因为复印钱而变有钱,那完全是异想天开的意外之财,得到的多么不真实,比他手中握着的爱情虚无更多。

 

《月色撩人》



爱情电影每年拍不停,有些看过就忘,有些勾起了伤心。《月色撩人》是一部过了23年还是很好看的浪漫喜剧,它不令人伤心,也不至于叫人大笑。就像中文译名里的第三个字那样,它用手指轻微撩弄你,叫你不要那么老实,恨不能以爱情为名快去做点小坏事。

影片由酷爱整容、已是奶奶辈的艺人雪儿,在其看上去尚且清新自然的中年时主演,她饰演一个丈夫去世多年的女人,终于等来一次珍贵的求婚。她倒满口答应了婚事,但是,纽约一连三夜月圆如斗,这种夜晚,狗都要狼性大发,向月而吠,人也突然迷住了心窍,滑出计划之外。

男主角出场很晚。那时尼古拉斯·凯奇区区23岁,年轻、性感、肌肉澎湃,饰演的角色结合了阴郁诗人和独手屠夫的气质,在他所有出演过的角色里,算是相当奇妙。

影 片中既有年轻的尼古拉斯·凯奇以孤狼姿态说出爱的宣言,他说,星星和雪花是完美的,我们不是,我们是为了毁掉生活,把自己弄得伤心欲绝,爱上错的人然后死 去。也有中年的雪儿,心情摆荡在两岸之间。还有雪儿的母亲,以温婉的手段,为婚姻铺出一条道路。这似乎让我们沿时间线,看清了爱情的面目。

但影片好在一种“即使如此也不要紧”的心态上,它没有把感情和婚姻逼得很急,撩弄一番浪漫柔情,轻松化解了困局。

 



Posted by at 03:51:00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10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项新书 - [>真 的]
Tag:

项斯微写稿的速度,经常让我暗叹:怎么那么快!
项斯微闲聊时,我经常想:怎么那么好笑!
项斯微有三次跟我说,以后都一个人的话就在一起。
我表面不动声色,每次心里都想:嗯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怎么那么
假?!

她在新书《男友告急》的扉页上写道:沈大成,看完本书,定能坚定我们之前的约定。
指的就是上面那样的约定,我仍旧没有轻信,尤其是全书看完。
“要爱”以及“要爱各种男友”,整本书就是这个意思吧别骗我了!




Posted by at 21:21:45 | Read more | Comments (12) | Trackback (0) | Edit |


Page共84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
© Powered by BlogBus.Com. 2002-, All Rights Reserved.